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媒体简讯»正文

媒体简讯

国际金融报:福布斯华裔女富豪的“集成”中国梦



《国际金融报》张若玫专访

福布斯华裔女富豪的“集成”中国梦

记者:安明静 发自北京


一个宣称要用科技改变世界的人,将她准备撬动地球的支点放在了中国。

说此“大话”的,不是微软的比尔盖茨、不是思科的钱伯斯、不是惠普的菲奥里纳,也不是联想的柳传志,而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硅谷企业Vitria (远创科技)的创始人张若玫博士。


挑战IBM

用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百度查询张若玫的名字,不到20 条记录;但如果在google 中输入“JoMei Chang ”或者“Vitria”,将近6 千条记录会立即呈现。

《财富》杂志认为她是“最言之有物的女性”; 高盛前全球总裁约翰.桑顿这样评价她:“很少有技术专家能够改变行业发展方向,但张若玫博士通过她的远见卓识和技术创新,不断取得了成功。”

除了“勇敢”外,这位身材娇小的华裔女子以其敏锐的观察力和判断力在科技界以及商界著称。早在1994 年,她和她的丈夫便发现并且定义了“集成”市场。

他们认为,信息化发展要克服的最大问题是不同系统之间的连接以及商务流程的管理,这个问题也是商业界面临的最大问题。基于上述判断,他们将刚刚成立的新公司Vitria 定位于“系统集成”平台产品的提供商。

“我们预测到集成市场被发现以后将会出现巨大的市场需求,因此在公司成立的前4 年内。我们只是全力埋头开发产品,完全没有告诉别人我们在做什么。”张若玫称。

随着Vitria 公司1999 年的上市以及新产品的发布,各软件公司纷纷觉醒集成市场的重要性。包括Microsoft 及IBM 公司在内,都把业务流程管理作为产品研发的主要方向。

        如今,业务流程管理的系统集成平台成为商业界一致推崇的金科玉律,欧美各公司一年花上千亿资金用于解决系统集成的问题。

但张若玫并没有把这些IT 巨头们放在眼里。她甚至认为IBM 没有自己的集成产品。她说:“集成产品的研发需要很长的时间,而我们有十年的历史,是其它想进入集成市场的公司没有的办法相比的。”

事实上,在包括争夺加拿大皇家银行,美国南方贝尔等客户时,IBM 均败在了Vitria 的阵下。电信行业的集成市场,Vitria 占全球60%的份额。

把自己派到中国

从2003 年开始,张若玫将赌注开始压在中国。

她判断,市场巨大的需求有可能使中国成为第一个拥有21 世纪信息架构的国家,而集成平台是这个构架中不可缺少的基础。

但中国的集成市场上,已经聚集了众多国内以及国外公司。现在进入是不是太晚了?

“当时我想一定要将最能干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派往中国,考虑了一天后,最终还是决定将我自己派到中国来。” 张若玫笑着说。

“30 年前,我拎着一个箱子和每月125 美元的奖学金承诺从台湾来到美国;30 年后,我怀着同样忐忑的心情拎着一个箱子只身来到内地。更惨的是,航空公司弄丢了我的箱子。”

当然两种不同的忐忑不能相比。从2003 年9 月在北京成立远创全资子公司以及研发中心以来,不到七个月的时间,张若玫的客户名单中增加了北京市政府、重庆市政府、四川移动、海尔集团;而首信公司、亿阳信通、东软、网通研究院、盈科集团、惠普公司等公司都成为她的合作伙伴。

2004 年4 月6 日,张若玫在北京召开声势浩大的新闻发布会,正式将“远创威业”更名为“麒麟远创”。

“麒麟是一个代表吉祥的神兽,一个只有在中国才有的神兽。麒麟远创的意思是代表在中国超越性、前瞻性的创新。这不但代表中国信息皇朝的开始,而更是希望我们的成功能将“made in China” or “invent in China”-在中国发明,变成一个在讯息业界的普通用语。变成高品质、高度创新的代名词。”张若玫说。

中国历史上的麒麟形象都是静立不动的,但张若玫博士将公司的徽标设计成一只昂首扬蹄的麒麟。“我希望这只代表公司的麒麟充满活力和动感。”她说。
 

三十年成功路线图

“在我心里只想着,我可以做到什么,而不是我做不到什么”。“信心”是张若玫打入美国市场的利器;而勇敢使她从不囿于任何常规。

而过去的三十年里,她取得的成就不断强化着她的这种信念。

从一九七四年开始,张若玫的第一个十年是以研究为主。普度大学取得博士学位后她进入了贝尔实验室,通过发表“高稳定度多任务传输协议”而获得专利。她也因此被称为“发明家”。

因为担心自己的发明被“贝尔实验室”束之高阁,于是, 在第二个十年,张若玫加入了Teknekron Software System (现在的Tibco 公司)的创业。由她开发的实时讯息交换技术,彻底改写了华尔街的在线交易方式。后来这项软件产品威胁到路透社的业务,最后路透社不得不出资一亿二千五百万美元买下Teknekron Software 公司,成为华尔街的奇谈。

Teknekron Software 公司的成功令张若玫的商业才能充分被发掘出来,更让她享受了作为一个创业家的喜悦。1994 年,在卖掉Teknekron 公司的同时,她与丈夫又创办了远创科技,他们希望再把科技带到不止是金融界的其他行业。

随着1999 年远创科技在纳斯达克的上市,张若玫开始频频出现在美国主流媒体的报导中。Red Herring 将她列入“十位顶级企业家”,并称 Vitria 为“最佳管理企业”;而《商业周刊》杂志则授予她“2000 年年度企业家”的桂冠。

对于下一个十年计划,张若玫有一个更大的想法。她说:“ 中国现在很多的经济成长是靠低成本,但中国可以加上高科技,形成最有效应的商业流程产业线,以产业线来策动世界,变成一个低成本、高效率、高科技的国家来控制世界,这是一个很大的想法,但在技术上是可以做到的。”
 

- 人物专访 -

记者:安明静 发自北京
 

进入位于北京长安街东方广场E1 座写字楼16 层的麒麟远创公司,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面高悬着古香古色的铜锣。可以看出,这里的主人力图使自己的公司烙上鲜明的中国印记。正如“麒麟远创”这个完全中国化的名字。

2004 年4 月7 日11 点,比原定的采访时间晚了半个小时,这间公司的董事长——一位被海外媒体誉为“思考象神、指挥如王,工作似苦力”的中年女子,匆匆地从一间办公室走过来,一边抱歉一边解释。迟到的原因是在同国内的一家银行负责人谈公司的产品与合作。

国际金融报:在您过去三十年的经历中,拥有众多的头衔和称呼,包括发明家、企业家、创业家、董事长等等,您最喜欢哪一种称呼?

张若玫:应该说是“创业家”。因为对于发明家来说,你可以发现发明一些东西,但这些东西不一定是能够被使用,产生效果和影响;而创业家不但要发明,更重要的工作使发明的东西对社会和企业起到作用。

国际金融报:您认为您在科技以及商业上取得的成功源于哪些因素?

张若玫:我比较大的特点是善于使复杂的事情变得简单,可以说是删繁就简的能力吧。如果把它归于一种价值观,我认为是一种不断追求创新的精神。创新所要求的是一个人应该具备敏锐的观察力、判断力、不囿于常规、以及勇敢等的特性。

国际金融报:您认为在中国是否有创新的土壤呢?

张若玫:今天中国的环境与二三十年前的美国有许多非常相像的地方。比如有非常快速的经济成长;非常重视教育与人才的培育。这个环境是一个培养创新的绝佳温室;另外,中国有最广阔的市场和需求,而需求是创新最好的土壤。

许多人喜欢把中国的讯息工业与印度比,又担心中国起步得晚赶不上,在我看来,中国有印度有的,那就是优秀的人才,而印度没有中国有的,那就是国内的市场,所以印度再成功也只能作为软件代工(外包),但是没有办法真正的在软件上创新,想要创新一定需要应用。

真正创新的诞生是技术为了解决实际上的商业问题而发明的。在这种情况下,技术的创新与商业的创新是一体的两面,相辅相成。而真正的IT 技术创新不是在学校研究室做出来的,而是一种应用在实际工商业界,因需求而产生的创新。

国际金融报:一位手机行业的负责人曾这样描述你们的产品:如果把以前企业的整个系统运行看作是一件量身定做的西服的话,远创公司的产品就是生产线批量生产出来的服装,用的时候只需要稍微改一改就可以。您是否同意这样的说法?

张若玫:这种说法对也不对。如果用衣服来作比喻,我们的产品是可以随着企业的身材一同变化的:企业长胖了他就跟着变大,变小了他就缩小,具有非常大的灵活性。国际金融报:您的产品虽然在国际市场有近10 年的历史,但它是否符合中国的国情?在本土化的过程中有没有碰到一些大的障碍?

张若玫:中国与国外市场确实有着不同的需求,我们的做法是用在中国培训的软件工程师创造适合国内的需求,而造成一个独特的中国产品,这是仅仅从国外抄袭一个欧美的产品无法相比的。因此麒麟的第一步就是将研发部放在中国,与客户、与合作伙伴靠近。

我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最富创新性的中国公司,真正的创新,是与客户相近,而解决客户的实际问题。我一向相信中国有最好的人才,只是怎么培养这些人才对自己的信心。我们的做法是给他们一个鼓励创新的环境,同时用一个成功与成熟的产品,最先进的核心技术及西方的管理经验来训练这些技术人才。

国际金融报:在一些夫妻共同创业的企业中,经常是由丈夫来负责企业的整体运营并担任CEO 的角色,您和您的先生当时是如何决定目前的这种工作安排?

张若玫:我们只是按照各自的特长来决定在企业中的职务。在技术上我的先生往往能够迅速地抓住问题的本质并且提供解决的方案;而我在商业上的直觉更加敏锐。虽然我担任了公司的董事长和CEO,而他是CTO ,但实际我们并不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而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一种非常默契的配合。

国际金融报:您曾经是第一位进入福布斯杂志400 富豪榜的华裔女性,当您在赚到第一个属于你自己的一千万美金时,当时是什么心情?

张若玫:可以说是“nothing”。事实上因为我们太关注自己从事的事业本身,而没有在意钱财的多少。给你讲个笑话:当我们入股的第一个公司卖给路透社时,由于是现金交易,很大一笔钱。那时我和先生正要去见一个客户,在4 个小时的途中我们一直在讨论新产品以及客户可能的需求。等到了目的地,我给公司打电话回去,一直没有人接,找第4 个人还不在时,接线生告诉我说因为当天收购方将钱打进了帐户,公司的合作伙伴们都去酒吧庆祝了。这时我丈夫说:“ 噢,我忘了告诉你了,早晨银行来电话说钱已经到我们帐户了。”

国际金融报:虽然您不在意钱财,但目前北美乃至世界范围内股市的低迷, 代表了公众投资者对市场未来前景的不看好,目前远创公司在纳斯达克市场的股价也和很多大公司一样,没有走出低谷,您对于软件业的未来或者说对于远创的未来是否有过迷惑?

张若玫:欧美确实经历着经济增长的缓慢,软件行业低迷的状况。但我始终相信集成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这个市场不会因为科技股泡沫的消失而消失。同时我也相信我们的产品会给客户带来实际的效益,能够为客户解决实际的问题,它的前景一定是非常好的。
 

«上一篇 中国经营报:实质型女人的4个十年   下一篇 中国妇女报:张若玫:编织技术桂冠的新经济女性»

相关新闻

新闻与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