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媒体简讯»正文

媒体简讯

中国妇女报:张若玫:编织技术桂冠的新经济女性


 

 

      “很少有技术专家能够改变行业的发展方向,但是张若玫博士通过她的远见卓识和技术

创新,不断地取得了成功。在她的领导下,麒麟远创必将在中国取得巨大的成功……”

 

—     高盛公司前全球总裁约翰 · 桑顿 

 

 

张若玫:编织技术桂冠的新经济女性

 

本报实习记者 陈静  

 

         光荣的桂冠,从来都用荆棘编织而成。

 

4 月6 日上午, 当集知识和财富于一身的新经济女性张若玫的身影出现在北京中国大饭店宴会厅时,没有人会想到这个衣着朴实个头不高的中年女性就是首位入榜福布斯四百富豪的华裔女性,她这次回国,带来的是新公司麒麟远创和最新的流程管理方案——BPM。当她站在台上开始演讲的片刻,便赢得了经久不息的掌声。与其说人们是对她丰富人生经历和技术创新生涯的敬佩,倒不如说是观众们对于“知识创造财富”这一理念的认同。

 

在光荣与梦想间游走
 

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一直以其权威的富豪资本排名著称,全球资本市场的经济眼球总是定期地被它吸引。而在这个男性为主的“金榜”上, 张若玫,这位福布斯四百富豪首位入榜的华裔女性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张若玫,福布斯四百富豪中首位入榜的华裔女性,一个相当于“创新”代名词的知识和财富女性,每隔10 年,她总是成功地使自己触及或成为下一个“重要的焦点”,她坚信自己是个“可以用科技改变世界”的人。台上的张若玫说,人是不能没有一点梦想的。从欧美引进的最成功、也是有最长历史的集成平台,为我们中国市场的顾客提供21 世纪的讯息工业的架构,就是张若玫博士目前的梦想。
 

谈起麒麟远创,也许了解的人并不多。它的前身是2003 年9 月美国上市公司VITRIA为了拓展中国市场在北京设立的全资子公司及研发中心——远创威业。为了加快公司本地化的速度和扩大在国内市场发展的力度,张若玫博士为中国的公司起了一个完全中国化的名字:麒麟远创。麒麟是一个象征吉祥的神兽,它代表着一个中国皇朝保护者的形象;但更重要的,它是一个只有在中国才有的神兽。 麒麟远创的意思是代表在中国的富有超越性、前瞻性的创新。而麒麟远创的宗旨是:用西方的技术、中国的人才,来成立一个以技术创新闻名的中国公司。
 

1994 年,张若玫发明了业内最早的业务流程集成技术,并陆续推出了第一个包括企业应用集成平台(EAI), 业务流程管理(BPM), 企业对企业集成(B2Bi) 的平台,业务检测和分析系统,业务词汇管理以及网络服务等,从而重塑了企业应用集成市场。在一系列的发明创造背后,是她辛勤的汗水浇铸出的丰富人生。
 

1974 年, 还不到22 岁的张若玫从台湾移民到美国,从此开始了在美国镀金和创业的辉煌经历。她靠着一个月125 美元的奖学金进入美国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 修习博士课程,专攻资料库管理系统。
 

1979 年, 她进入全美研发重镇AT&T 贝尔实验室,成为实验室电脑所中史以业第一位女性研究员。在那里,她开发出了高稳定度多工传输协议——一种新的能同时给多个用户传输数据的技术。为此她还获得了专利权。此协议在网络中得到广泛应用,她关于此协议的论文成为专业人士的必读。
 

1984 年,张若玫与丈夫戴尔·史金和其他两人一起,创立了“Teknekron”软件系统,即现在的“Tibco” 软件。她以六个月的时间做出[投资交易工作站(Trader Workstation)即时讯息交换技术,彻彻底底改变了华尔街线上交易模式,革命性地更新了当时金融界的线上数据交易信息系统。回想当初这个没有人愿意接手,也没有人看好的企业,在她的手上却能够最终完成,张若玫的确没想到自己能够以技术重写历史,从那一天起,她深信有一天她将能创造出一个改变世界的新技术。
 

1994 年, 张若玫与丈夫将其所有的Teknekron 资产以1.25 亿美元卖给路透社,并放弃了提早退休的计划,合作创立了VITRIA(远创科技)公司,为遍及全球的用户提供行业领先的业务流程整合平台产品BUSINESS WARE——一个全新的针对不同行业需求,界面友好的应用系统。VITRIA 的解决方案又一次革新了企业内部对信息的共享和管理。
 

1999 年,远创科技上市。2000 年, 张若玫首次跻身福布斯富豪榜,成为其四百富豪中首位入榜的华裔女性。同年,远创被《商业周刊》评选继微软、甲骨文之后的新16 强软件企业之一。2001 年, 张若玫再次因为其对远创卓越的领导,而被《商业周刊》评为“全球顶尖企业家”。
 

2004 年,张若玫再一次给自己提出了创新的目标,新的创业,那就是带着她过去30 年取得的知识与经验,投身于中国市场。她坚信下一个10 年她定能带给世界最大的冲击,把VITRIA 领先的科技与技术引入中国,并使之本土化。

 

在辛勤与汗水中收获
 

从1974 年开始,或许是一种巧合,张若玫每十年就有一个新的气象。但张若玫认为:“我是相信成功是需要时间的,不可能运气好,成功刚好就发生了。差不多刚开始三年打基础,五年看一些成绩,八九十年有一些成功,成功后就开始看下一步会怎样,所以每过十年有一个新的定义,为下一步定一个更有意义的目标。”
 

张若玫把进入中国市场看作人生最大的挑战,“我在美国快30 年了。第一个十年,刚从学校出来,以研究为主,在技术上有很大的发明。第二个十年,把科技带到金融界华尔街,对华尔街造成了很大的改革。第三个十年,创立Vitria, 把科技带到不同的行业,而不止是金融界这一个行业,我当时的想法是用科技改变世界,帮助工商业界人士利用科技增进效率;而第四个十年我的想法是怎么样用科技改变中国,然后帮助中国用科技策动世界,这是我下一个十年最大的理想和心愿。我觉得过去30 年的经历事实上是对我下面要做的事情的一个准备,把科技带到中国来,可能是对我人生的最大一个挑战。”
 

当面对记者关于有如此多冒险般的创业经历是否因为“ 勇者无畏” 时,她说,“别人觉得我很勇敢,其实我觉得我只是很天真而己,因为天真所以很有热诚,只是觉得应该做,就去做了,做了几步,就发觉这事很复杂,可是热诚越来越大,不得不接着做下去,不知不觉就由天真变为勇敢。对我而言,天真与勇敢只是一线之间。
 

“事实上我第一次在研究方面有所发明的时候,我根本不懂那个领域,我只是去学而己,就当做一门作业一样,学的时候发现问题,我就去问同事,我以为他们晓得答案,但他们说答案不存在,我就觉得很奇怪,然后我就把答案做出来了,再去请教别的领域的人士时,大家都非常诧异,然后我才知道我发明了一个很了不起的学问,然后律师给我申请专利,下面二十年所有的研发中心都从那儿开始。可是我当初完全没有观念,不以为我发明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第二次做华尔街的交易工作站,我也只是看到顾客有需求,做出来以后,我也不觉得是特别了不起的事情。当时公司里所有的同事都说,路透社这么大的公司已占有80%的市场,懂得管理的人绝对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但我没学过商业,我觉得我的技术比别人好,我为什么不能打市场?结果我就自己找到了顾客,然后改变了华尔街的交易形式。” 
 

 “今天还有人问我,你现在已不同于刚从学校出来的你,已有了这么多成功经验,还会天真吗?我还是觉得我很天真,比如我来到中国,我就很天真很乐观,觉得有很多可做的事情,而且这些事情都很重要,虽然很多人说这些事情太复杂,可行是可行,效果也很大,但可能性很小,但我觉得应该试一试。”
 

关于每隔几年定一个方向会不会影响公司发展的持续性的问题,张若玫是这样回答的:“ 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我们定的方向是延伸原有的方向,而不是说改变。我们在1994年开始的时候,就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做到某一个程度才开始对外面讲我们要做什么,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讲出去以后,大家都会抄,后来从2000 年开始进入的公司只是一步步跟随我们下一步怎么走,很多比较小的细节,并没有很明确的概念,也没有根据市场和顾客需求一步步做起来。他们只能抄我们的模块,真正进入到应用领域,竞争上还是薄弱,因此我们充满自信。”
 

可以看出,在张若玫的字典里从来没有“不可能”这几个字,任何事情都只有做与不去做的分别。她坚信事在人为,也坚信光荣的桂冠从来都用荆棘编织而成。有人说她的成绩牢牢印证在了她所要编织和将要编织的技术桂冠之中。

 

«上一篇 国际金融报:福布斯华裔女富豪的“集成”中国梦   下一篇 财经时报:张若玫:再创业打出“中国牌”»

相关新闻

新闻与活动